主席的話

不忘初心 調整方向 努力向前—冼錦維

 

社會普通話已經普及?

經過研習社和各方40多年的努力,香港的中小學幼稚園教育機構,無論本地的或國際的,都普及了普通話課,部分的大學也要求畢業生有基本的普通話能力;香港社會的心臟金融中心越來越多普通話的聲音,中資上市公司也越來越多,每年訪港內地說普通話的遊客超過1400萬人次。除了公務員的板塊還沒有職前普通話的要求外,各行各業大都要求應聘的從業員有基礎的普通話能力。多年來的普通話教育,好像已經為香港培育了上百萬會說普通話的人,以後也會繼續每年培養出許多懂普通話的生力軍,香港再也不是普通話的荒漠!但深入檢視當中的水分和回生現象、對國家語言的尊重,香港距離兩文三語共融的社會尚遠。

 

研習社的變化帶來警示—求變!

剛回歸時就有人說研習社的歷史任務已經完結:

香港特區是中國的特區,中國的官方語言是普通話,學校從小一到中三都有普通話課,職業訓練局和大學都有普通話中心,普通話就是特區的大政方針,特區政府會順理成章的全面承擔國家語言的教學義務,若特區政府不履行義務,特首及各司長到北京中央政府述職也一定會被問責,民間團體以後就不用操心了!

過去幾年,我們研習社經歷了持續的萎縮,我們的開班量和收入都大幅度下降,(每年虧損百多萬),我們的興趣小組人數和活動也在縮小,這和欣欣向榮的國際普通話需求相反,是研習社的教學業務出了問題?是社會的要求改變了?我們的歷史任務真的完成了嗎?當然不是!

 

深入剖視的發現:

香港特區成立21年,幾乎所有行業都重視普通話了,可是我們的公務員隊伍還是紋風不動,還不要求職前的基礎普通話能力;中小學學校雖然有了普通話課,但每周只有一節;校長、副校長、中文科主任等領導崗位不須要基礎普通話訓練就能上任;香港的大學空喊尊重世界普遍真理的“母語教育”,在95%中國人為主的社會裏,依然照舊全是英文大學(美其名是國際化水準要求)。20年過去了它們仍然是95%英文課程,中文只聊備一格,教師隊伍和教材一仍舊貫重英輕中,哪怕很多教授是可以講普通話,熟悉中文的學者!

陳陳相因下,整個社會依舊朝英語主導的教育頂層看齊,很自然的、也慣性的重英輕中了!因為孩子們學了普通話和中文,在香港也沒有升學和考試的優勢,高薪厚祿的公務員也沒有普通話的要求,他們自然像港英年代一樣,被感染成為缺少國家觀念,一心向外的下一代!

 “殖民地”年代,年輕人尚有自發的“認中關社”存在。現在回歸了、港人治港了,還慣性的“黃皮白心”的管治和教育,難怪在外力挑撥下就興起“反國教”、佔中、港獨、浸會大學學生會舉起“港語學起義”反對“普通話霸權”事件!

 

不忘初心 調整方向 努力向前!

香港回歸了,殖民地150年的英美至上的政治、教育和社會慣性觀念未除,我們還有深入細緻的工作要做,協助解決特區的深層次矛盾!

 

研習社成立的使命絕不是只教學普通話,而是透過教學普通話讓中港的隔閡消解、透過普通話的橋樑增進香港人國家民族感情,促成港人融入國內改革開放的洪流中,最終融入15億人的大家庭!

我們的老顧問田小琳教授說得好:再拖延“普教中”的實施,就怕把孩子們耽誤了。希望不要讓香港的學生聽著外國人講一口流利的普通話而瞠目結舌吧!我想,大可不必擔心孩子在九成五的人都會說粵語的環境下說不好粵語,還是要趕快想辦法讓孩子們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吧!我相信,校長、老師和家長會越來越認識到普通話的重要,而提高學生學習普通話的效率,提高他們普通話交流的水平,還有比普教中更行之有效的辦法嗎?

因此,研習社以辦速成普通話班的歷史任務可能接近尾聲,但各種提高社會普通話交流水平的班組仍然有需求,拉近香港和內地的距離,促進兩地融和的工作仍須努力!

監察香港特區政府普通話的實踐、監察大中小學教育各層面的普通話和中文成分的增加、調整研習社教學的內容和對象、推動各種中國文化活動,將會是我們未來的方向。

山不轉人轉,有捨才有得,窮則變,變則通。讓我們攜手協力,善用既有資源,承擔起未來的使命!

關於我們